欢迎访问山西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仁爱礁再起波澜,中菲关系面临美国因素巨大干扰

8月5日,菲律宾不顾中方一再劝阻和警告,派出两艘船只擅自闯入南沙群岛仁爱礁海域,企图向非法“坐滩”军舰运送用于维修加固的建筑物资。中国海警船依法予以拦阻,使用水炮实施警示。

自1999年起,一艘菲律宾军舰在仁爱礁非法“坐滩”已达24年。8月5日的事件发生后,中国外交部相继对美国国务院和菲律宾外交部有关仁爱礁问题的声明进行了驳斥,表明中方严正立场。事实上,从去年开始,由于菲方一系列的单方面举动,此前6年间维持相对平静的仁爱礁水域就已再起波澜。在这一系列做法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陈相秒对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直言,对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执政以来重回正轨的中菲关系来说,美国因素是当前最大的干扰因素。


中国海警依法驱离菲船只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黄溪连8月7日会见菲副外长拉扎罗时强调,今年初,两国元首就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分歧达成重要共识。希望菲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切实落实两国元首共识,停止一切单方面行动,避免局势升级甚至失控。

菲方单方面举动造成冲突升级

仁爱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隶属海南省三沙市,位于美济礁东南约14海里处,是一座南北长15公里、东西宽约5.6公里的环礁。1999年5月9日,菲律宾坦克登陆舰“马德雷山”号搁浅在仁爱礁礁盘,以损坏需要“修船”为名,开始了长达24年的“坐滩”。

陈相秒说:“当年5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两天后,菲律宾军舰就冲上了仁爱礁。当时菲律宾政府承诺要把军舰拖走,但一直没有实施。”

“马德雷山”号由美国建造于二战时期,1944年开始服役时,名为“哈尼特”号,隶属美国太平洋舰队。1976年,这艘军舰被美方转赠给菲律宾,改名为“马德雷山”号为菲律宾海军服役。到1999年,“马德雷山”号已经非常老旧。

2016年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上台后,出于维护中菲关系、促进中菲关系转圜以及妥善处理中菲关系中南海因素的考虑,中菲双方就仁爱礁问题达成了临时性特殊安排。陈相秒介绍,在这份“君子协定”中,双方约定:第一,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方允许菲方为驻守在“坐滩”军舰上的人员进行不定期补给;第二,补给必须经过双方沟通并经中方检查,确认补给船未搭载除人道物资外的其他物资;第三,菲律宾不能派军舰或海警船进入仁爱礁潟湖内。

“从2016年下半年到去年的上半年,中菲围绕仁爱礁问题总体保持了平稳的局势和畅通的联系,遵守双方达成的‘君子协定’。但从去年下半年起,菲律宾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破坏双方的约定。”陈相秒说,菲方出现不事先通知中方就向“坐滩”军舰运送补给的情况,并在补给船搭载水泥、钢筋等人道物资外的物资,试图对“坐滩”军舰进行加固。“从8月5日的情况看,菲方应该是有意突破中方海警船的检查,想把船只开进仁爱礁潟湖进行补给。”

在此次事件之前,即今年2月6日,菲方一艘海警船未经中方允许,擅自闯入仁爱礁邻近海域,中国海警船使用手持激光测速仪和手持绿光指示笔,测量菲方船只距离和航速,从而发生了所谓“激光照射”事件。

陈相秒指出,8月5日的事件并非个案,主因是菲方单方面违反和破坏了中菲关于仁爱礁补给问题的“君子协定”,造成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矛盾冲突一再升级。

仁爱礁再起波澜,中菲关系面临美国因素巨大干扰

8月5日9时40分许,中国海警5201舰对菲“尤娜扎·五月”2号游艇进行警示性水炮喷射,全程保持理性克制。视频截图

美国是中菲关系最大干扰因素

8月5日的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对中国海警在仁爱礁对菲方行动采取的执法措施予以指责,甚至声称对菲海警的武装攻击将触发《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美国是菲律宾在全球“唯一的条约盟友”,对菲律宾具有重要影响力。今年以来,中菲关系不断遭遇美国干扰。陈相秒直言,美国因素是中菲关系中最大的干扰因素。

今年年初,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成为今年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中国也成为他当选后访问的首个东盟以外国家。当选菲总统后,马科斯多次表达加强对华关系的愿望,曾表示“菲律宾最强劲的伙伴一直是我们的近邻和好朋友中国”。

马科斯访华后,美国因素对中菲关系的干扰作用很快便开始显现。2月2日,菲美防长达成协议,菲律宾向美国再开放4个军事基地;5月1日,菲律宾总统时隔10年再次到访白宫,美国总统拜登重申了对菲防卫承诺并再度提及台海、南海等议题。关于仁爱礁问题,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塞缪尔·帕帕罗在4月28日接受日媒采访时表示,美国已经准备好帮助菲律宾对仁爱礁进行补给,并誓言遏制中国的“海上挑衅”。

仁爱礁再起波澜,中菲关系面临美国因素巨大干扰

马科斯

“从美国总统、国务院、军方的表态,能看出美国有意利用中菲之间的矛盾,通过挑起中菲矛盾冲突的再次升级,为推动美菲军事安全合作议程来营造环境,获取菲律宾国内舆论更多支持,并迫使菲律宾马科斯政府支持美菲安全合作。”陈相秒分析,中菲在南海岛礁的摩擦再次升级并非偶然发生,美国一直在利用和唆使菲律宾国内部分反对马科斯政府的势力来进行干扰,以达到自身目的。

陈相秒指出,菲律宾国内政治具有复杂特性,政治体制采用美式三权分立模式,又遗留有西班牙殖民时期家族政治的传统。二战后菲律宾完全独立,美国撤出菲律宾前在菲培植了大量亲美势力,直到现在,菲军警等部门中还有很多亲美势力。虽然马科斯本人非常重视菲中关系,不愿看菲中关系恶化,但受到菲国内复杂条件的制约,马科斯很难制定一个完全符合他个人意愿的外交政策。“反观前总统杜特尔特,本身就疏远美国,由于领导风格的不同,也对政府内部有很强控制力,并在军警部门享有很高威望。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位前总统阿罗约当时担任众议长,使杜特尔特在议会有了一个强有力的伙伴。”陈相秒说。

中菲关系经贸合作的主线未变

马科斯访华时中菲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到,双方强调南海争议不是双边关系的全部,同意妥善管控分歧。一致认为建立信任措施有助于增进互信,肯定中菲外交磋商和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的重要作用,决定建立中国外交部边海司与菲律宾外交部海洋司直接沟通机制。

“虽然面临海洋问题的分歧和美国因素的干扰,但我认为中菲关系的主线没有变。双方建立了海上部门直接沟通机制,经贸合作的主线是双方特别是菲律宾迫切需求的。”陈相秒指出,经济振兴是马科斯政府基本的执政方针,如果中菲关系发生大的倒退或者误解,对面对国内复杂局面的马科斯政府来说不会是好消息。“我对中菲关系的整个大方向是比较乐观的,但在美国等多重因素的干扰下,中菲关系的未来也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仁爱礁再起波澜,中菲关系面临美国因素巨大干扰

中美国旗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发言人在8月8日晚发布的关于仁爱礁问题的声明中说,中菲两国一水相隔,是永远搬不走的重要邻居。南海和平稳定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本地区各国的利益。今年以来,中方陆续向菲方提出包括管控仁爱礁局势在内的多项涉海倡议,一直在等待菲方反馈。中方愿继续通过对话协商,与菲方妥善处理海上问题。希望菲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尽快就有关倡议启动商谈,共同维护海上局势稳定。

“我还想强调,南海不是域外国家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的‘游猎园’。一个时期以来,美国怂恿、支持菲律宾维修加固仁爱礁‘坐滩’军舰,甚至派军机军舰在海上配合支持菲方,并动辄以履行《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来威胁中方。”发言人说,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在南海制造紧张、挑动对抗的言行,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方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尊重地区国家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所作的努力。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山西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