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6月19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82亿卖大楼,潮汕“房二代”还没放弃


深圳,向来最不缺的就是商场,但像皇庭广场这样地处深圳最黄金地段的购物中心,却是屈指可数。而现在,这块曾经被大佬们抢破头争夺的“肥肉”,却无人问津了。

11月17日,中国华融一口气挂牌了超82亿元的债权资产,这些资产中包括深圳皇庭大厦的158套办公用房,3个旧改项目,总额约82.22亿元,其中,债权本金约73.12亿元,债权利息约9.1亿元。

这些被放到拍卖台上的资产,原属于深圳老牌房企皇庭集团。


皇庭国际的创始人郑康豪,是一个标准的潮汕“房二代”,其父潮汕商人郑世进从建筑行业切入房地产,在1997年创立了皇庭国际前身——恒浩地产。但到了2021年后,皇庭国际多项资产作为抵押、质押物被拍卖,郑康豪则至少3次成为被执行人。

皇庭广场,这个位于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对面的商业大楼,是皇庭国际最核心的资产。手握皇庭广场的“王牌”,郑氏家族曾经风光无限。但现在,这个曾经价值连城的购物中心将要被卖掉。沦为老赖的“房二代”郑康豪,挣扎着想靠半导体业务概念翻身,以挽救狂澜于既倒。

曾掀起地皮争夺战

从名气上讲,郑康豪没有宝能集团姚振华、鸿荣源赖海民、佳兆业郭英成、鹏瑞地产徐航等地产大佬出圈。但作为潮汕大姓之一,财富逾200亿的郑氏家族不仅地位显赫,“房二代”的郑康豪,更是整个“潮汕帮”里的代表人物。

而让郑康豪在地产圈里一战成名的代表作,便是拿下皇庭广场地块,并为此掀起过一场暗潮涌动的地皮争夺战。2010之前,皇庭国际还被称为“晶岛国际购物广场”,由于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估值一度近80亿元。

当时,这块肥肉不少人盯着,而郑康豪的竞争对手 ,不仅有深圳昔日首富黄茂如、秘鲁籍的华裔张化冰,还有马来西亚的华侨商人萧光盛。

黄茂如,是身经百战极富经验的商场“老手”,同时是深圳的“百货大王”、茂业系的掌门人。跟郑康豪一样,他也是“潮汕帮”成员。但在面对这样一块“肥肉”时,郑康豪并没有对老乡“手软”。

2010年,郑康豪通过受让百利亚太股权,成功入主A股上市公司深国商(深圳市国际商场),拿下晶岛国际购物广场,并将其命名为“皇庭广场”,成为皇庭集团的一张名片。

这场商战曾被视为潮汕帮的“内斗”,也让郑康豪进入了潮汕帮的核心圈层。不过,想要运营这么一个世界级购物中心,皇庭国际需要投入大量的现金,郑康豪为此背了百亿债务。从2010年接手皇庭广场至今,郑氏家族已经累计向近10家金融机构贷款逾100亿元。

直至2013年皇庭广场正式开业后,情况才有所好转。然而,近年来,受地产行业降杠杆等多重影响,皇庭国际主营业务从2020年起开始大幅下滑,多项资产遭到法院冻结。

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皇庭国际已经连亏近4年,到2023年前三季度已累计亏损31.91亿元。和众多房企一样,皇庭国际也走上了出售资产的路,其中,2021年,皇庭广场作为其最核心的资产被拍卖。但没有人料到,接盘侠找了2年多还没有找到。如今,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这类起拍价高、难以去化的商办资产,很难找到合适的买家。

例如深圳世茂深港国际中心,尽管拍卖底价较评估价已经打了6.4折,但在降价26亿后的二次拍卖中,仍然再度流拍。

“潮汕帮”的朋友圈不灵了

在债务危机的重大关头,郑康豪仍没有完全气馁。

据媒体报道称,多年前,郑康豪曾这样评价自己:“我的性格和深圳几乎一拍即合,那种无数的可能性,那种一定要成功的虎虎生气,那种对新兴事物的求知欲,都让我在深圳这块土地上一一施展。”

虽然早年依靠房地产发家,但在抓住地产的突破口后,郑康豪便迅速切入金融行业,打通各路融资门道。期间,他通过不断击鼓传花,借新还旧,拉各路资本玩家入局,以此蹚出了一条求生之路。

而在资本与地产的游戏中,“潮汕帮”向来以团结著称。当年宝万之争关键时刻,潮商组团与姚振华会面,当时便有传闻,郑康豪是牵线之人。对于皇庭国际的资金支持,郑康豪更是少不了一个强大的朋友圈。

2014年,郑康豪请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九鼎投资,获得了其出资6亿的资金支持;2014年,郑康豪先后斥资63亿买下同心基金和同心小额再贷款公司的股份,成功进入深圳市同心俱乐部,并担任副主席,打入了姚振华、郭英成等一众“潮汕帮”大佬的圈子。

在金融业务上风生水起的郑康豪,让皇庭集团的业务不再是单一房地产开发。据皇庭集团网站信息曾显示,金融业务已成为其三大核心业务之一,公司拥有私募牌照,管理医药投资、定增、股权等三类基金,而其控股的深圳同心基金拥有深圳唯一的小贷再贷款牌照。


在债务出现问题的关键时刻,郑康豪向潮汕老乡们伸出了求援之手。2020年,郑康豪找来了“潮汕老乡”的宝能“小姚老板”姚建辉,通过宝能旗下的莱华商业,郑康豪获得了2亿借款。然而如今,这些擅长资本运作的潮商们,许多都不再风生水起,甚至被更大的债务缠身。

但对于郑康豪而言,他还在努力借助新的机会,登上幕前。和姚振华一心造车不同,郑康豪一心转向了半导体,努力剥离地产业务。2021年皇庭国际以6097万元收购意发产投基金,间接持有意发功率66.67%的股权。2022年,公司更是拿下意发功率的控制权,正式进军半导体行业。

借着上市公司大力鼓吹半导体业务,皇庭国际的股价从低谷一路走高,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在七个交易日内翻倍,并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但郑康豪仍然未放弃进军半导体的计划,继续“豪赌”。

当前,若皇庭广场能够成功出售,或许可以缓解当前的资金问题。但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截至发稿,该资产在京东拍卖交易平台上吸引了4965人次的围观,但意向报名人数为零。

作者 | 李 逗
运营 | 孙春芳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山西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