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信息港  今天是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怒批美国挺以,联合国和美官员辞职!美政府内部更多人考虑辞职

据媒体4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的部分政治团队成员因巴以冲突而陷入混乱,他们认为白宫正在怂恿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不道德的袭击,一些成员对以色列空袭加沙的规模和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感到绝望。一名工作人员坦言,这些成员因为拜登坚决支持以色列,正在考虑辞职。


10月19日,拜登在全国讲话中阐述向以色列和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理由

在美国和联合国官员的圈子里,对于以色列对加沙的大规模报复性轰炸已经出现了分歧,一些人甚至主动辞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纽约办事处主任克雷格·莫克希伯,因为抗议以色列轰炸加沙于10月28日决定辞职。他在辞职信中指出联合国未能履行其职责,并指责美国、英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完全是这起可怕袭击的同谋”。

在莫克希伯辞职之前,10月18日,美国国务院官员乔希·保罗也主动辞职,他在美国国务院分管武器交易的政治军事事务局工作超过11年。保罗在公开信中说,“过去11年来,我在道德上做的妥协比我能回忆起的多得多,每一次都沉重”,但还能承受得住。然而,美国政府对以色列“短视的”“破坏性的”和“矛盾的”片面支持,令他觉得在国务院的工作难以为继。

与乌克兰不同

以色列拿的是“空白支票”

美国白宫对以色列的军援可谓“一路绿灯”。据媒体报道,白宫要求在武器开支上开一个前所未有的漏洞,以便“能够完全秘密地与以色列进行武器交易,不受国会或公众的监督”。即使有专家指出以色列一直在使用美国提供的武器犯下战争罪行,也不会影响美国与以色列的武器交易。

乔希·保罗在接受采访时证实,拜登政府在为以色列提供武器方面试图排除一切阻力。他解释说,通常情况下,任何重大的国防销售都需要经过国会的质询、催促和拖延,如果国会希望反对这项销售,可以在议会上提出一项不赞成的联合决议。“而拜登政府的提案所要做的,实质上就是破坏这一切——取消国会的监督,取消国会反对的能力。这是史无前例的。”


美国国务院官员乔希·保罗主动辞职

“通常来说,美国国务院对于武器转让有非常严格的政策流程。美国国务院每年处理的约20000起军售案件从子弹到无线电再到战斗机都有一套漫长的流程,着眼于影响和后果。然而,对于以色列却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保罗表示,与其他国家或地区不同,以色列在获得美国武器方面得到的是“空白支票”。以乌克兰为例,国务院内部人员在向乌克兰发送集束炸弹问题上存在争议,拜登政府当时也乐于接受不同的建议和条件。但当以色列提出请求时,国务院内部人员便“只需要回应请求即可”。

美国政府内更多人考虑“辞职”

保罗表示,自他离开后,许多官员与他联系表达支持。“同事们对此的反应是压倒性的。我不仅从国务院内部的人员或同事那里听到,而且从整个美国政府、国会、国防部、军警部门和世界各地的作战司令部那里收到反馈。有太多的人主动联系我说‘我们同意你的看法’。”

有报道称,美国国务院内越来越多的人考虑像保罗一样辞职,还有人则在筹备一份批评美对以外交政策的内部“异议电报”。

保罗说:“我们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的道路既没有给巴勒斯坦人带来和平,也没有给以色列人带来安全。这是一个垂死的过程,也是一个没有出路的政策。”

许多官员们向保罗反映,当他们提出忧虑时,拜登政府内部传达的总体信息是:“不要质疑这项政策,因为它来自高层。”

保罗发现,很多人会在私下里说:“我不能发表言论,因为我会丢掉工作,我的事业会陷入危险。”但问题是,内部许多人有相同的想法,却没有相互讨论的空间,“美国政府内部确实存在沟通危机、透明度危机和政策危机。”在保罗看来,美国政府内部面临的问题是“不能进行辩论、不能进行批评”,因此难以制定出好的政策。

延伸阅读:

媒体:美国都在为自己找后路 以色列应该清醒一下

当地时间11月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约旦安曼出席阿拉伯国家外长会。

原本,布林肯是以调停者的姿态前往参会的。正值以色列国防军突入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眼见着似乎要彻底剿灭哈马斯之际,布林肯如何调停?有何效果呢?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前左)于2023年11月4日在约旦安曼出席与阿拉伯国家外长的会议 图:环球网

01

据环球网等媒体的报道,布林肯在安曼出席会议期间,与阿拉伯国家外长起了争执。

布林肯称,要将此次巴以危机看成一个契机,朝着重新统一加沙地区和约旦河西岸的目标前进。

他说的当然是巴勒斯坦内部事务。在哈马斯赢得加沙地带的选举之后,巴勒斯坦内部两块地区,事实上当局者是有所不同的。

在加沙地带,赢得选举的哈马斯占据了主导权;

在约旦河西岸,则仍是巴解组织等,或者说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所控制局势。

当然,亦有媒体称,假设巴勒斯坦立即展开新一轮选举,则哈马斯将也赢得约旦河西岸的选举,进而成为整个巴勒斯坦地区的领导者。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右)、埃及外长舒凯里(左)和约旦副首相兼外交与侨务大臣萨法迪于2023年11月4日在约旦安曼举行新闻发布会

如此说来,则布林肯的说法就不言而喻了。

布林肯显然希望通过此次以色列部队对加沙地带的清缴,而一举消灭哈马斯。然后,整个巴勒斯坦地区由目前看态度算得上温和的巴解组织来领导。

问题在于,如果布林肯真的在乎整个巴勒斯坦地区的民意,特别是阿拉伯人的民意,就能看到,针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攻击,哈马斯的一些举动深得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心意。

哈马斯驻黎巴嫩代表奥萨马·哈姆丹在贝鲁特对媒体表示,布林肯“应该停止侵略,不应该提出无法实施的想法”。

哈姆丹称,加沙的未来应该由巴勒斯坦人决定,阿拉伯国家的外交部长应该告诉美国外交官,他不能建立一个反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阿拉伯联盟。

02

那么,哈姆丹的说法是否有一定道理呢?

其实,只要看看联合国1967年发布的巴以分界线,就能得出一个结论——

以色列确实多吃多占了不少地盘。是不是该吐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纯要求巴勒斯坦人不要抵抗,任由以色列来安排他们的“后事”,显然没有任何民意基础。


11月2日,在加沙地带中部的布赖杰难民营,人们在以色列空袭后展开营救工作 图:新华社

“来自阿拉伯国家的外长们一再呼吁立即停火,并谴责以色列的战争策略。”环球网转引《以色列时报》的报道称——

埃及外长舒凯里表示,埃及“不能接受”以色列对加沙的侵略行动是自卫,称这是对加沙巴勒斯坦人的“集体惩罚”,“根本不可能是合法的自卫”。

约旦副首相兼外交与侨务大臣萨法迪表示:“我们怎么接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们甚至没有开始考虑这个问题的所有变量。”他补充道,“我们需要明确我们的优先事项是什么。”

按说,美国确实在许多方面支持以色列,但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动兵以后,连五角大楼都已经发布备忘录称——

将不再允许其高级军事领导人前往以色列,

也不再鼓励美国国会议员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发生冲突期间对以色列进行访问。

这份备忘录即将在11月7日生效。

可见,在巴以冲突方面,美国也在为自己找后路。这时候,以色列确实该清醒一下,看看在对待哈马斯方面,有没有其他路径可以走!

03

“两国方案”当然是国际社会认可的解决巴以冲突的正确之道。

眼下,冲突各方该停手。包括美国在内,前往中东斡旋者,不该与巴以双方以及阿拉伯世界发生口角、摩擦。这无助于事情的最终解决。

笑饮认为,布林肯等,到了阿拉伯国家,最好还是坐下来听听各方怎么说。这才是首要工作。

军事问题,归根结底,还得政治解决不是吗?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山西信息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